<nobr id="tuv2g"><address id="tuv2g"><noscript id="tuv2g"></noscript></address></nobr>
    <nobr id="tuv2g"><address id="tuv2g"></address></nobr>
    1. <tbody id="tuv2g"><span id="tuv2g"><td id="tuv2g"></td></span></tbody>

      1. <option id="tuv2g"></option>

            尼日利亞工作考察記——記在非洲現場考察經歷及個人體會

            作者:辦公室   文章來源:蘭州江明水利水電

            打印本文             

                  2019年的最后一個月,是我今年的工作中最不平凡的一個月,有幸能代表公司和合作伙伴一起去非洲國家尼日利亞考察,在拓展新視野的同時,體驗另外一個國度的異域風情。
                  尼日利亞位于西非東南部的沿海地區,是非洲第一人口大國,同時也是非洲第一大經濟體。同行的年齡較大的魏總來的次數較多,經驗比較豐富,據他說尼日利亞人口眾多,資源豐富,尤其是首都阿布賈規劃建設的較好,近些年到此淘金的華人也多,趁著中非經濟合作的東風,我們在尼日利亞有很大的市場空間,發展潛力巨大,一定要不虛此行。但他強調我們這次去的是南部的港口城市拉各斯,尤其是三角洲地區,是石油黑市交易區,社會治安情況差,讓我們別輕易外出活動。就這樣我充滿期待和好奇的踏上這次尼日利亞考察之旅。
                  經過二十多個小時的飛行,我們終于到達目的地——拉各斯。拉各斯是尼日利亞第二大城市,位于廣袤的草原之上,地勢開闊,自然條件優越,總人口2000多萬,城市規模很大,但沒有高層建筑,沒有國內大城市的繁華,新建筑物都是國家政府部門所屬的建筑物,或者是外國公司的辦公樓等。由于我是第一次出國,感覺很陌生,就緊緊跟隨著其他人一起往外走,尤其是過安檢和海關時,他們說那些黑人工作人員看見中國人要稍微刁難一下,目的是要小費。果然,我的疫苗本被海關人員檢查時說時間不夠,不讓過,同時她大拇指和食指搓幾下,別扭的說著“小費、小費…”。同行的負責人迅速給她塞了幾百那拉(當地貨幣),我們就順利通關了。接下來就是辦落地簽證,一間很小的、不透風的、悶熱的屋子里擠滿了等待著簽證的人,90%是中國人,少數幾個是其他國家的人,大家都顯得比較急躁。在大約三、四十分鐘的等待時間里,一個偌大的機場居然停了6次電。我當時心想,這是號稱像中國上海一樣的一個超大城市的國際機場?這樣的電力狀況存在多大的安全隱患?在等待期間同行的人說阿布賈機場是中國人援助建造的,采用國內最新的設計理想,是具有綠色、節能、環保的智慧型自然通風建筑,根據不同室內外溫差自行調節,寬敞明亮,環境舒適,這里根本沒法比。這里要是中國人能給援建一個機場多好啊,讓當地人好好的羨慕一番。閑來無事和一起等簽證的另外一個中國人隨便聊了幾句,他說他是第一次并且獨自一人來尼日利亞的,到這里的一個建筑工地務工。我暗暗驚嘆:這可能就是那些發達國家懼怕中國人的原因吧,勤勞、勇敢,不知道前方是什么,獨自一人、背井離鄉,不管到哪里都能生存下去。
                  辦完出關手續,我們走出機場大廳,終于近距離看到了另外一個國家的城市、街道、人群還有天空,有新奇,也有失落。新奇的是我們成了老外,不斷的被當地人打量著并打招呼,周圍還有很多穿著制服提著機關槍來回走動的軍警,不免小心翼翼起來;失落的是傳說中的類似“中國上!币粯拥睦魉固浜罅,馬路上人車不分、坑坑洼洼,市場就在路上,基本沒有交通規則,三公里的路居然走了三、四個小時,還好天空比我們的很多城市都藍。終于到了住宿的地方,已經是大半夜了,聽老板說那里基本上也算是老城區的中心區域,但馬路是土路、房子兩三層,周邊一片漆黑,所有大門緊閉,比較像樣一點的房子還是中國人開的華人賓館。
                  第二天一大早吃完早餐就開啟了工作模式,代理方來了三輛車接我們,他們也帶了自己的電氣和土建工程師,其中一輛專門拉了兩位軍警。我很好奇,和我們同行的是當地比較有影響力的代理,并且都這么多人了還害怕劫匪嗎?結果人家說帶軍警防劫匪是順便,主要是防政府軍警,有軍警跟著我們,沿路設卡的軍警就不會阻攔了。就這樣我們驅車五個多小時到了考察的第一站:奧紹博變電站。首先和變電站管理人員進行了簡單的溝通,大致介紹了我們此行的目的后就準備查看現場。讓我印象深刻的是他們的管理很嚴格,雖然溝通好了,但是必須要等待上級的批準文件后才能讓我們進入變電站。這也體現出來他們的工作人員必須要按規章制度辦事的職業素養。
                  奧紹博變電站是本地區的一個大型樞紐站,也是國家電網調度中心所在地,電壓等級為330/132/33kV。330KV側線路間隔6回、132kV側線路間隔4回、33kV側線路間隔12回(其中3回在建),330/132KV變壓器3臺、132/33kV變壓器3臺(其中1臺在建),控制中心分為330kV控制室和132kV控制室。本次招標工作內容主要是1臺330/132kV、1臺132/33kV變壓器及其高低壓側間隔的更新和新建4回33kV饋線間隔。由于該站位于城區內,站區用地幾乎已經全部利用完畢,擴建間隔可利用空間很有限,就需要設計者精確計算,盡量控制設備距離和基礎尺寸,以滿足擴建和新建間隔的要求。在踏勘現場時,我們準備要量測設備間距和基礎尺寸等,順手就拿出了隨身攜帶的鋼卷尺,同行的代理方電氣工程師馬上過來制止我們,并用英語給我們解釋,可惜的是我們幾個半天也聽不懂他說的話,他又給同行的翻譯講解,翻譯給我們說這里全是帶電設備,不允許使用金屬物品,非常危險,我們才恍然大悟。這個小細節給我兩點啟示:第一,在國外語言不通會帶來很多不便;第二,我們專業設計人員對現場的安全操作規范缺乏認識。隨后他們拿來了皮尺我們邊測邊記錄,把需要更換和新建的設備間距等全部量測完畢,以供方案設計使用。由于到達的時間已經較晚了,我們開始工作沒多久站內的工作人員到了下班時間,要求我們下班前必須離開,這是他們的工作制度。我們決定第二天再來繼續量測。走出變電站準備要去吃飯,忙碌了一整天這才感覺到肚子餓了,想著晚上要大吃一頓呢,沒想到這才是痛苦的開始(后話)。
                  第二天我們一大早返回到奧紹博站,接著之前的工作繼續量測記錄。在33kV區域內,有一座在建的變壓器間隔和母線,現場已經施工了一部分設備基礎,剩下的工作卻擱置了很長時間了。我們提出要了解一下為什么建了一半又停了,他們的管理人員解釋說讓我們只管我們要做的工作,其他的別問。我們幾個嘀咕:這些黑人們還挺聰明的,不知道有啥隱情。完成了室外量測,我們又到控制室進行查看?刂剖业慕ㄖL格基本是一層半,地上半層作為電纜層,上面一層是控制室,所有監控、保護設備均布置在一層,空間略顯局促,設備也比較老舊了。我們對每一面柜體都進行了查看,了解其功能、制造國家、品牌等,發現大部分設備均為西門子或者ABB產品,制造地有英國、意大利、印度等。令人欣喜的是其中有幾面看上去很新、很高大上的柜子名牌上寫著“NR”,內部有中文說明,他們的工作人員說是產自中國南京,我們馬上明白了是南瑞的產品,就趁機問他們南瑞的產品用的怎么樣?和其他國家的比起來好用不?他們豎起大拇指說南瑞非常好。這時,我們幾個不由得興奮起來,第一次且身體會到在國外中國制造也可以和發達國家比拼了。
            接下來的幾天內我們先后實地踏勘了甘冒、伊洛林、翁多、貝寧4座變電站,還有3座變電站位于三角洲地區,代理方說當地治安很差,他們都不敢隨便去,所以我們也就決定不去實地考察。
                  甘冒站也是一座330/132/33kV的大型樞紐站,規模略小于奧紹博站,330KV側線路間隔2回、132kV側線路間隔4回、33kV側線路間隔6回,330/132KV變壓器2臺、132/33kV變壓器2臺,監控保護控制中心1座。本次招標工作內容全部為擴建,主要是新建1臺330/132kV、1臺132/33kV變壓器及其高低壓側間隔和新建4回33kV饋線間隔。該站占地面積較大,閑置空地充足,擴建間隔基本不受空間閑置。按招標要求,330kV側設備布置沒有問題,完全可行。但132kV母線側新建間隔招標文件與現場實際嚴重不符,我們在現場量測時按招標文件要求結合實際地形初步做了方案調整,但隨行電氣工程師不同意我們的方案,要求我們必須按招標文件執行。就此我們爭執了很久,第一次發生了不愉快。最后他的解釋是與現場不符他也不明白原因,如何執行只能問他們上級領導,他做不了決定。因此,甘冒站以存在標書澄清問題結束了考察。在甘冒站的控制室內仍然是以西門子、ABB的產品為主,但是南瑞的產品更多了,管理人員的評價依舊是南瑞非常好。
                  伊洛林站是一座132/33kV的配電站,規模較小,132kV側進線間隔1回、33kV側饋線間隔6回,132/33kV變壓器2臺,監控保護控制中心1座。該站始建于1969年,是尼日利亞建國之初一個歐洲國家援建的,設備大部分為西門子產品,已經顯得比較老舊了,1臺由韓國制造的主變壓器已經不間斷漏油好幾年。聽工作人員介紹,每年要補充好多次變壓器油才能滿足工作要求。33kV設備支架大部分已經出現銹蝕,存在安全隱患?刂剖铱臻g狹小,電纜溝內油水混合物已經積了厚厚一層。本次招標工作內容全部為擴建,主要是新建1臺132/33kV變壓器及其高低壓側間隔和新建4回33kV饋線間隔。該站閑置空地充足,擴建間隔基本不受空間閑置。但難點在于已有的33kV出線在變電站四個方向都有,新建變壓器及饋線間隔需要將受影響的出線進行改造,而且不能長時間斷電。這就對施工方案提出很高的要求。管理人員再三提示我們,一定要考慮周全的施工方案。否則,改造將很難實施。
                  翁多站也是一座規模較小132/33kV的配電站,132kV側進線間隔2回、33kV側饋線間隔8回,采用的是戶內開關柜,132/33kV變壓器2臺,監控保護控制中心1座。站內大部分設備要更新,設備支架和基礎基本完好,可以改造加固后繼續利用。本次招標工作內容主要是更換132kV母線及其設備、更換2臺132/33kV變壓器及其高低壓側間隔以及改造原8回33kV戶內開關柜饋線間隔為戶外間隔。該站閑置空地充足,擴建間隔基本不受空間閑置。但需要對擴建部分的場地重新進行平整,難點仍然在于已有的33kV出線不能長時間斷電,整體、局部有序、可靠的施工方案至關重要。在考察此站時也出現了一個小插曲。我們趕到現場時上級批準文件未到,未經站內工作人員同意我們私自進入站區量測受到了他們的批評。等到批準文件到達時已經快下班了,我們建議抓緊時間測完再回,就這樣一直到了天黑我們打著手電筒堅持測完了。但隨行的電氣工程師還是覺得不滿意,這也惹惱了隨行的土建工程師,他們之間也發生了爭執。最后可以說是不歡而歸。
                  貝寧站也是本地區的一個大型樞紐站,與奧紹博站的布置方式相似,電壓等級為330/132/33kV。330KV側線路間隔4回、132kV側線路間隔8回、33kV側線路間隔9回,330/132KV變壓器2臺、132/33kV變壓器3臺,控制中心分為330kV控制室和132kV控制室。330kV和132kV側主要是設備更換,現有設備支架和基礎均完好,可以利用,需要根據新設備荷載復核計算,33kV側主要是擴建間隔。本次招標工作內容主要是2臺330/132kV、1臺132/33kV變壓器及其高低壓側間隔的更新和新建3回33kV饋線間隔。該站占地面積較大,可利用空地充足,改擴建不受空間閑置。但在考察過程中發現部分設備正在施工,并且就在招標工作范圍之內。我們對此也提出了疑問,但他們的回答依然是只管我們自己的事,其他的別問。該站有幾個存在問題的地方,新建的電纜溝內幾乎存滿了油水,電纜長期浸泡在液體內,存在嚴重安全隱患;站內擺放著一臺被燒黑的變壓器,據說是我們來之前不久被燒,原因可能是維護保養不當造成的。
                  以上考察的5座變電站的布置模式有很多相似之處,包括設備、支撐結構以及建筑房屋等,相同電壓等級的間隔電氣設備幾乎相同,變壓器容量也是基本統一?刂剖覂仍械谋O控保護設備也基本上是西門子、ABB產品,只有少量近些年更新的采用南瑞設備。電氣設備的整體統一充分體現了管理、維護的通用性和便利性,這也為更新改造創造了便利條件。相比國內的同等級變電站而言,在基礎和支撐結構上是比較節省和緊湊的,330kV和132kV設備統一采用網架支撐,33kV設備采用單立柱橫擔支撐,優點是節省投資,但缺點也很明顯,改造升級空間較小,很有可能不滿足擴容要求,需要拆除重建。我們這次考察詳細量測了設備間距以及基礎尺寸,現場繪制了變電站現狀草圖,后續根據改造內容復核基礎和支架的可利用程度,最大限度利用現有基礎。
                  踏勘完現場以后給人一個明顯的感覺是,所有變電站的管理非常嚴格,任何進出人員都必須經批準文件后才能進入,進場后必須按照安全操作規程執行,尤其是戴安全帽、穿絕緣膠鞋、使用防電工具等,處處體現著安全意識。但常規的保養維護卻是比較差的,設備支架、電纜、電纜溝、排水溝等,出現銹蝕補修不及時,帶病運行。電纜溝、排水溝等淤積嚴重,基本沒有排水、清淤措施,安全隱患隨處可見。電力系統都是由國家部門管理的,這些非洲國家原來的宗主國都是西方人,繼承了西方人的工作方式。按西方人制定的規章制度執行,也是一種機械式的管理運行方式,細節管理很不到位,欠缺技術水平和自主管理能力。
                  本次5座變電站的考察時間為7天,可以說是非常緊張,每座站之間的距離不是很遠,但當地交通條件較差,很多時間都是在趕路。而且沿程有很多關卡,不出所料,大部分都是穿著軍裝提著槍的軍警,距離軍警一兩百米處是提著木棍的劫匪,讓人感覺他們好像是一家人一樣——“聯合執法、資源共享”。
                  此次考察除了具體工作以外,還有一些人和事也給我留下了很多深刻的印象。
                  隨行的代理方電氣、土建工程師工作非常嚴謹、認真,需要量測的所有尺寸必須一一親自讀數確認,反復強調要讓我們搞清楚現狀,甚至提出讓我們現場確定設計方案的要求,這是他們讓我們非常欽佩的地方。但客觀的說他們存在的問題也很明顯,每一個站他們沒有提前熟悉現狀,量測數據時沒有提前規劃安排,走到哪兒量到哪兒,數據都是隨手記,最后他們自己也沒搞清楚量了哪些東西。后來我們改變策略,由我們來安排量測順序,繪制草圖,他們不聽我們的建議,致使我們測完后,他們要求再測,做了很多重復工作,也浪費時間。最可氣的是他們復測完也沒系統記錄下數據,最后還是用我們繪制的成果。這也是后面幾個站考察時屢屢出現矛盾的主要原因?赡苁菍ぷ鞣绞降睦砟畈煌,自始至終這個問題我們都沒達成一致,很讓我費解。但在最后離開的那一天,我們請他們一起吃中餐、學拿筷子(可惜怎么都學不會),都說中餐非常好吃。我們很愉快的在一起合影留念,我還別扭的說了一句“Wel come to China”,大家握手言笑,彼此的不愉快煙消云散,這樣的結果也很愜意。
                  此處我要開始吐槽前文預留的痛苦之事,一句話:沒想到第一次出國我是扎扎實實的體驗了一把饑餓年代的生活。自從第一天吃完早餐開始工作以后,那個不怎么樣的稀飯、饅頭、榨菜居然是我接下來幾天最想念的東西。由于考察的5座變電站所在地區均無華人飯店和賓館,當地好像也沒有午餐習慣,每天早上七點吃一個煎雞蛋、四塊面包、一杯咖啡,這就要撐到晚飯時間,期間只能是大量的喝水來充饑了。第一次吃了當地飯以后,我肚子開始出現不適,想想他們的操作環境,衛生條件差,擔心有細菌感染,接下來的晚飯基本上就是蛋炒飯或者白米飯了。每天到下午三四點左右時,我們幾個都感覺有點低血糖了,都盼著哪怕是能買到一袋方便面就是美味了,可惜一天天的失望,真的有點度日如年的感覺。直到最后一天終于到拉各斯找了一家華人餐廳,我居然一口氣吃了5碗米飯,那是才體會到能吃一碗可口飯是多么的重要。友情提示:各位同胞以后有機會去非洲最好還是多帶點方便面、面包、榨菜啥的,那是應急口糧。
                  考察結束令我影響最深刻的還是非洲國家那種迫切待開發、待建設的現狀,可以說是非常的落后,沒有暢通的交通網絡、沒有安全的城市供水、沒有可靠的電力供應,商品物資短缺。以至于我們覺得還是上層人士的代理方負責人,在我們離開的時候還問我們討要測距儀、充電寶、墨鏡、甚至彩色地圖等。我們周圍的人很難想象他們最底層的人的生活現狀。臨走的那一天代理方負責人問我們喜歡尼日利亞嗎?我們覺得不好意思說不喜歡,就說挺好的。沒想到他堅定的說:我不喜歡,太落后了,賺夠錢了要移民到英國。這些話也許有點像很多年前的一部分中國人說的。
                  我們所從事的電力行業發展狀況從某種意義上也能反映出一個國家的社會經濟發展狀況,用電量的峰谷也是經濟發展的晴雨表。此次考察的變電站有區域性輸、配電的大型樞紐站,也有小型城市配電站,無一例外都是更新擴容改造,而且擴容幅度非常大,幾乎是翻了好幾倍,用電負荷高速增長。這充分體現出了尼日利亞當下經濟發展所急缺的電力供應,迫切需要大幅度改善、增加輸、變電網絡,建設更加充足的電力設施,以滿足經濟高速發展的需求。由此延伸到各個行業,包括交通、通信、水利、供水、城市建設等等,幾乎方方面面都有很大的提升空間,這就需要有技術、有資金、有人才的國家去共同開發建設,實現互利共贏。來到這里我們就是要多看看,看到其中的潛力、機會和財富。
                  我們踏上返程在候機廳候機時遇到了幾位年輕的中國人,跟他們聊了幾句才知道,他們在尼日利亞搞電子通訊設備的研發生產,主要是手機,品牌叫“Tecent”(這個品牌在我們國內沒有),入住尼日利亞已經快十幾年了,目前已經是非洲南部國家最大的手機制造商,他們也頻繁的往返于中尼之間,早已習慣這里的生活方式,他們的目標是在非洲打造一個屬于中國人的非洲知名品牌。這下才破解我心里一直存在的一個疑問,因為在我們此次行程路過的城市中看到很多的廣告牌就是這個商標,其次才是三星、蘋果、華為這些,還以為這又是哪個發達國家的品牌搶占先機了呢。由此我對這幾個年齡和我相仿的年輕人心生欽佩。
                  非洲國家急需開發的現狀就是我們國家的決策者早早看到的潛力,中非合作每年向非洲援助幾百億,給他們帶去新產品、新設施、新技術、甚至新的發展模式,同時也帶去了新理念,讓他們改變舊的思維方式,適應新的發展理念。正所謂四流企業賣商品、三流企業造產品、二流企業打品牌、一流企業定標準。就像首都阿布賈中國援建的機場、拉各斯機場正在由中國人修建的航站樓、變電站最新使用的南瑞設備、幾個年輕中國人打造的華人非洲品牌一樣,讓我們自己的標準、品牌遍布非洲,這就是國家這個平臺賦予每一個走出去的企業和個人的責任和義務。
                  最后,將第一次走出國門的非凡意義落到我自身,可以說是自豪、新奇、痛苦并存,但更多的是思考。我們的國家發展至今已經很了不起,可以自豪的說:比起非洲,我們過上了上上等人的生活;異國他鄉的各種景象讓我很新奇,我們最常用的包被他們的頭代替了,頭上任何物品都能頂著,從小就頭頂東西,為何他們的頭頂還是圓的?個子還很高?因為他們壽命都很短,勞動價值低,也就沒有勁椎病、腰椎病等我們這些人普遍存在的疾;在那里要找一頓可口的中餐太難了,他們的飲食衛生和條件很差,只能充饑不能飽腹,那種饑餓又無助的感覺讓我現在想起來都痛苦。有經歷就有思考,這次考察帶給我思考最多的其實并不是工作本身,而是那些所見所聞,那個只身前往尼日利亞務工的農民工、那幾個充滿闖勁的有遠大抱負的年輕人、當地嗜待建設基礎設施等等,仿佛這就是量身定做的一個生產方式,有這些要素組合起來就能使經濟巨輪轉起來。我們謀求發展的眼光遠一點,堅定的邁出第一步,以后就會走的更多、更遠,機會也更多,年輕時的勇氣、激情和活力就是積累財富的源頭。

            0
            上一篇馬來西亞奇瑞水電站考察紀要
            下一篇洼地水庫工程設計工作總結
            18禁止观看强奷视频免费网站,人妻少妇偷人精品视频,人妻无码一区二区三区四区